尹传红:挖掘科学的“理趣”

2016-3-20 编辑:admin 来源:中华娱乐在线 阅读次数:
  导读: 图为尹传红在科学沙龙作《“互联网+”时代,怎样的科普更有趣》主题演讲。(宋雅娟/摄) “科普作家就是一座变电站,从科学家那里输出来的是高压电,只有经过科普作家这个变电站降低了电压,电才能够进入千家万户。”上周五,在第41...

图为尹传红在科学沙龙作《“互联网+”时代,怎样的科普更有趣》主题演讲。(宋雅娟/摄)

“科普作家就是一座变电站,从科学家那里输出来的是高压电,只有经过科普作家这个变电站降低了电压,电才能够进入千家万户。”上周五,在第41期光明《i科学》科学沙龙上,科技日报社评论理论部副主任尹传红借用著名科普作家叶永烈的一个比喻,阐释了他对科普作品通俗化与趣味性的理解。

尹传红的另外一个身份是科普作家。他提出,趣味性是科普创作永恒的追求。不管是哪种形式的科普创作,都追求较好的传播效果。在他看来,科普的“功用”主要体现在三个基本层面上:帮助公众理解科学;引导公众欣赏科学;促进公众参与科学。更进一步,或者更高一些的要求,就是还能够传扬理性和发掘理趣。优秀的科普作品通常具备如下特点:传播科学知识的准确性;表述和结构的逻辑性;行文表达的通俗性和趣味性;有一定的哲理性或思想性。

“科普创作要善于挖掘科学的‘理趣’。”尹传红说。196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有“科学顽童”美誉的美国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在考虑科学对社会的影响时,人们往往忽略了科学的另外一种价值——趣味,也叫做心智的享受。这种享受,有人读科学、学科学得到,也有人从研究科学得到。美国著名天文学家兼科普作家卡尔·萨根亦认为,理解世界是一种享乐,没有被鼓励着去积极思考的人是不幸的。可是,我们的教育系统培养出来的许多人缺乏理解世界的能力。“这值得深思,也给我们的科普创作带来启示。”在尹传红看来,科学知识和理性思维的缺失,容易导致盲信和荒唐来占位。如果我们的科普作品不能够吸引人或达到较好的传播效果,歪理邪说就会来抢占“地盘”。

尹传红十分赞赏前苏联著名科普作家米·伊林的一个观点:“没有枯燥的科学,只有乏味的叙述。”他认为伊林的作品就是通俗科学读物的典型,即使是枯燥的题材,在伊林笔下也显得富有诗意。美国科普巨匠艾萨克·阿西莫夫创作的许多脍炙人口的科普作品亦如此,能把深奥的科学知识讲解得通俗易懂、趣味盎然、引人入胜,以至有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如果我们小时候读的科学课本能写得像阿西莫夫的文章一样,今天或许就不会有“科学盲”或“科技恐惧症”的问题了。

那么,应当如何把科学家那里的“高压电”,转变成趣味性更强的“低压电”,以让其进入千家万户呢?尹传红建议,除了充分发掘创意、激励创新外,还应当积极利用新媒体技术,从跨界结合点去探寻科学的趣味。成功的例子已然不少,如传统科普杂志《知识就是力量》在改刊后全媒体发展,并尝试了线上线下活动对接等多种形式,赢得了互联网时代的“生机”;北京蝌蚪五线谱网站开展新锐科普创客活动,涌现出许多新颖别致的科普作品;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推出“第一部跨媒体可视书”《神奇科学》,读者只需用手机扫描书中的二维码,就能像电视一样把科学实验场景演示出来;还有第一套灵境技术(虚拟现实)图书《大开眼界——恐龙世界大冒险》,看书的同时还能看逼真的3D大片。(记者 蒲潇)

文章出自:中华娱乐在线www.cnylol.com.cn,尊重版权是美德,转载请保留原地址,感谢合作!